快捷搜索:

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一出中国特色社会主

《一出好戏》是我今年看过的最棒的电影,以下有剧透,慎点。

比较认同岛上出现了四个统治阶级。

       我自认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亲情和动物请是我的命门,它们一直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忠犬八公的故事,鼎鼎有名的片子,直击我的心房。

《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应该是喜欢现实主题和关注冲突矛盾的两种电影受众群体,更喜欢《一出好戏》是因为荒岛求生这类的戏本来就是生存、社会的缩影,其实很容易以小见大,能让人思考,看一部好电影能让人用理性的思路回味过程中感性的情感冲击。

第一个领袖,小王(王宝强饰),因为他是退伍军人,有极强的生存能力,立他为王,是岛上所有人想活下去唯一的选择,但是,他在现实世界中是一个司机,做过动物饲养员,面对突如其来的权力带来的巨大的利益诱惑他怎么抵抗的住,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以暴制暴,你不服,我打得你服,反观人类最原始的思想,可不是暴力解决问题吗。到这里,问一句,他是个坏人吗,不是,最多是个恶人,暴君。在此阶段,荒岛上经历了奴隶制社会和封建制社会;

        影片一开始就是我们的两个主人公,八公和教授的相遇。这个男人在我看来是温柔的,他善良的选择成就了这么一个故事。

权力与性。身份感是导演想要表现的第一个有反差的张力,电影上来就挺扯的。马进是梦想中彩票、迎娶白富美的社会底层吊丝,团建迟到了只是为大家买水;张总下车第一句话是“叫爸爸”,一旁的老潘谄媚着给他开车门;老史是前后角色反差不大,一直求生存的善变形象;趣味性就体现在,荒岛求生后王宝强从拿钱就能住口的导游——到揭竿而起的领袖——经历不会团结人心的落魄——成了失了心智的疯子——最后又找到出路揭竿而起的英雄:戏剧性的多重转换因时而变。马小兴也由单纯无知的修车工——被欺骗后的赌气——为了谋求生存,用亲情绑架别人,丢弃所有人的腹黑男:纯良的小孩其实在早就注定了这样的转变,人生的大多数出路都是如此。身份感是很多人在生活中谋求存在的工具,可惜当大家都一无所有时,发现大家其实本质上和动物的生存没有什么区别,可能会耍猴的也能团结大家。但妙就妙在,导演又揭露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即使一无所有,能创业的大老板绝境中依然是知道谋略,永远藏着扑克牌留一手的好手;能借钱买彩票的小混混马进和马小兴也是在生存迫不得已的最后压力下,挖掘自己阴暗面的领袖。所以身份感和角色的构造是丰满立体的,所有的改变都是因手中权力的改变,权力大了你可以指挥大家去劳动或者劳动改造,你可以不用扑克牌就住到好的单间,你也可以一束光就把自己当成一位领袖。好在舒淇的存在安慰了一下,这世上总有人不因权力而改变,即使讨个生活;可悲的是,即使在没有社会组织架构的荒岛,权力仍然是大家求生的工具,《黑猩猩的政治》里早就讲透了动物里的权力和性。 (电影此处参见大胸女露西)

第二个领袖,张总(于和伟饰演),现实世界中是个商人,初落荒岛他的资本家野心,养尊处优的阶级思想并不会顿然消失,因此,在王的统治阶段,当人类基本生存能够得以稳定,能够追求更多物质享受时,资本家合理得出现了,张总他有自己的思想,他卧薪尝胆,找到残缺的大船,类比为完成资本积累,资产阶级顺势产生产生,张总自然成为第二阶段的王,并随即发行了货币,控制着市场,牢牢将金字塔顶端拽在自己手中,资本主义社会形成,这个过程,他利用和欺骗了王宝强和张艺兴,过河拆桥,但是,张总是坏人吗?不是,他不过是过着与外面世界等同等的生活,商人的利益思想,能叫坏吗,你最多称之为奸诈,也许是一个奸商,你说他后面暗中多发行货币暗箱操作,但他作为此阶段的领导人,当现有通货总量大大少于等值社会总产品量时,发行新货币是不是更能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他是不是得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过是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罢了。从此走过资本主义社会。

        它在他们家里磕磕绊绊地成长,他们是朋友更是家人,我本以为,故事会这么温馨地发展下去,然而并不是。突然的变故令这个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突然离世,给这个美好的故事划上了一个句号。

市场与规则。导演的野心真的很大,张总带着大家来到“颠倒”的船上,用扑克牌的方式建立了一个新的市场规则:你可以用你的生产力产生生产价值;你可以用“货币”购买别的商品;消耗越快的东西越值钱,你要考虑你的机会成本。最讽刺的是,马进后来的阶级升级其实是依靠彩票失去后,天上突然砸鱼的财富升级;“奸商”张总还多留了两副扑克牌,规则永远掌握在拥有资源的资本家手里——赤裸裸的商业社会现状;而电影里改变大家命运的“油”、“电”、“快手短视频”——活脱脱的人类进步的社会缩影。

第三个阶段,突如其来的“彩票鱼”(如果理解为局域龙卷风卷来的鱼,这一情景也是合情合理的),也为马进(黄渤饰)和小兴(张艺兴饰)到达领袖地位奠定基础,但是他们能成为第三阶段的领袖这件事也是必然的。马进90天彩票兑奖期限已过,他不再急着回到现实世界,情绪也开始稳定,思想也逐步找回,他懂得客观规律,他懂得社会发展的历程,他知道资产阶级(张总统治)与传统小农阶级(小王统治)的矛盾在岛上资源越来越匮乏的同时必然产生,也必然会爆炸,他适时地引爆了这个矛盾,瞬间将“革命”带到岛上。话说乱世出英雄,马进和小兴,既已拥有资本,同时拥有科学技术,一个新时代呼之欲出。他们利用横财和“一技之长”,使得岛上快速经历工业革命和技术革新阶段,最终,导致岛上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工人运动”来了。简单的说,为什么出现阶级矛盾,出现革命,因为人人生而平等,在外面,你资本家就占有大量资源,落荒到这荒岛,你凭什么还是比我占有更多资源,加之“人类”发展到目前阶段,人们已经意识到资源匮乏(为什么登岛初期大家没有因为资源而争斗,因为当时岛上的资源还是充足的,人们之间还是有人性的,人们的生存问题很快得以解决了,而只有当资源匮乏,再次影响到人们的生存时,各种人性问题才会暴露,因此,为什么至此没有出现为了活下去而杀人的事情,因为要说得杀人,也至少得到这种地步吧,更何况大家都不傻,落荒初期,只有合作,才能活得更久),对,那就得追求平等,可怎样才能平等,社会主义制度跃然纸上,黄渤他明白这一点,他也正是利用这一点,通过在大灯下伟岸的演讲,一个新的社会制度产生,新一代统治者产生,“大同”社会产生;(有人说电影里跳广场舞,低俗,但是我想说的是,低俗吗?难道全名欢快的跳舞,不是社会主义大同社会的一种映射?)好的,故事到这里,全片有出现一个真正的坏人吗?确切的说,没有,有必须要死亡才能过去的坎吗,没有,真正需要死人才能解决问题的阶段,出现在最后一个统治阶段,而且“杀人事件”也确实发生了,只是没有成功罢了;(至此阶段,已经过去了100多天了,想回去的人,也大多被消磨了意志,思想这种东西,不存在的,就连有思想的资本家张总在小兴用他女儿利诱他之后,也失去了最后一道防线,喝酒度日。而此时岛上的人,有思想的人也只剩下了统治者,马进和小兴。其他人,也许想着,生存下去,足够了。毕竟,此时的他们并不可能还有思想去知道岛上最后的电力,资源什么时候会耗尽,也许想着要回去,但此时,回去,可能只是美好愿望)

        它没有家了,它没有他了。他们曾经朝夕相处,即使它给他惹了不少麻烦,他还是护着它,爱着它。它每天跟着他穿过大街小巷,送他上班,接他下班。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一出中国特色社会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