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官宣后被延播的那些剧,背后是坚守文化初心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独家

不管夜是什么颜色,白昼一到,它总要褪去伪装。当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全年600亿元的目标,关于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那些真真假假的传闻更像是一场讽刺。

国内首档由故宫博物院联合出品并在宫内拍摄制作的电视综艺《上新了,故宫》,本周五即将在北京卫视正式收官。这档节目将故宫文创的研发过程全程展示,并打通了文创产品从荧屏走到线下的路径,成为近年间少见的带货能力一流的文创节目。让文物真正活过来,走进千家万户,《上新了,故宫》实现了自己的初衷。

文/朝西

  2018年元旦,一部卖相平平的中等成本爱情喜剧片《前任3:再见前任》,打败美国大IP电影《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成为开年黑马,掀起中国电影票房赶超北美的讨论。

  《上新了,故宫》采用的文创联动模式,是将整个故宫文创的创意、设计过程通过综艺节目的方式全方位展现,在深刻展示故宫文物历史和价值的基础上,将故宫文化转化为实体,节目的核心依然在于传播故宫传统文化。节目出品人兼总制片人刘兵表示,制作方华传文化一直以来专注做文化节目,之前在北京卫视播出的《非凡匠心》系列就体现了制作方对文化传统的尊重和专业。使用是最好的传承,购买是最好的保护,分享是最好的传播。这是我们一直希望通过节目传达的理念。他说。

纵观2018年剧集市场,一波三折的档期调整,三番五次的下架修改已经成为常态,而去年有多部古装剧遭延播,其中不乏有张涵予、雷佳音、易烊千玺这些大咖的剧。

  回望过去一年,没有人再去追问赶超北美的定论,中国电影没有太多惊喜,在预言家和阴谋论的视角下,600亿元的故事既顺理成章又波诡云谲。中国市场一天天长大,顺水推舟票房就在那里;但争夺票房预售与宣发浑水摸鱼的争议始终缠绕。无论是后来也说不清的我们,还是现在也辩不明白的夜晚,捅破窗户纸,鬼才营销和偷票房之间也不过一墙之隔。

  作为一档文创类节目,《上新了,故宫》先后推出了多个爆款,节目组通过淘宝众筹的方式,对上新的文创产品进行预约,在达到众筹目标后推进实体产品生产,仅节目中出现的畅心系列睡衣,众筹金额就突破1000万元,认筹人数接近2万,相比最初设定的5万元众筹目标,最终结果超出200倍,更是创下了综艺节目周边产品的销售奇迹。

所谓延播剧,就是明明已经官宣定档,结果播出之前却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延迟播放的剧。比如去年大火的《如懿传》,在开播之前就曾因台网不同步等问题延播多次,直到背景相似的《延禧攻略》大火之后,才迟迟上线。

  这部因为3D长镜头闻名戛纳的文艺片,在神作和烂片之间反复试探。没有大众审美底线支撑,讲不出好故事的长镜头和监控其实差别不大。这种纠结和尴尬,很像现在手握600亿元票房的中国电影市场,暴富之后却空虚异常。

  我们在三年前就开始建立了自己的供应商电商渠道,像这次节目播出后相关产品的众筹都会在上新了故宫淘宝店中进行查询和众筹预售。刘兵透露,除了自建渠道,节目中还有一些和品牌厂商的合作款同期推出,相对于众筹产品更容易解决观众急于购买的问题。节目还意外带火了故宫其他文创产品,像之前的故宫口红等其实并不是节目中的文创新品,而是隶属于故宫的其他机构开发售卖。

两次被斩,临开播前突遭撤档
《天下长安》不长安

  几年前,人们偏爱的台词画风还是《后会无期》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现在只爱《我不是药神》那句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在综艺节目观察者纳兰惊梦看来,《上新了,故宫》的文创开发模式之所以成为爆款,其实是精准地迎合了综艺观众的文化消费心理,文创产品的潜在消费群体,一般也是大家理解的文艺青年,是有情怀的消费群体。他们愿意为兴趣爱好买单,愿意为审美买单,所以《上新了,故宫》击中了这种心理需求。刘兵认为,相对于过去的文创类节目,《上新了,故宫》强调了观众的参与感,大家从看节目开始就在了解文创产品的背后故事,看完节目后通过投票和众筹方式参与文创新品的诞生过程,再到成为消费者拿到真实的文创产品,整个过程中不仅提升了观众对传统文化的认知,而且满足了看完节目、拿到新品的得到感。刘兵也表示,节目中研发的文创新品,也与过去故宫周边产品以旅游纪念功能为主截然不同,产品背后是故事,有传承,是在文化背景下,融入了消费者好感度的产品。

原定于2018年7月16日晚在央视开播的《天下长安》,在开播前一天突然被紧急撤档。7月14日,《天下长安》官方连发三条微博,宣布定档消息,剧集预计于7月16日登陆央视八套,每晚19:30两集连播,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视频平台则将于15日起每晚20:00播放,VIP会员可抢先两集收看。

  有人说这是观众口味重了,其实是时代的焦虑重了。2018年,最燃的电影是《红海行动》,最热的是《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游走在现实和荒诞之间,这三种电影代表着看似迥异实则相通的时代精神与集体焦虑意识。

  回到节目本身,《上新了,故宫》在内容层面同样坚持了一贯的专业精神与职业素养。据刘兵介绍,《上新了,故宫》的立项固然离不开故宫这两年相对开放的姿态,但曾经创作出《非凡匠心》的团队所特有的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对历史的严谨治学态度,也让故宫方面放心把资源开放给节目组,如果没有彼此相互的尊重与信任,也没有今天开放的资源,故宫也不会轻启大门。

7月15日一早,官方仍在微博为该剧首播活跃造势,到晚上却突然放出消息称暂不上线,给出的撤档理由是播出版本和上线时间安排的因素。随后,《天下长安》导演连奕名发微博写道:《天下长安》撤档!无语了!再改连我都不认识了!但愿早一点解决!这个戏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也是痛苦的回忆! 言语之中,似乎也是颇显无奈。

  整个经济长达40年的高速发展,让每个置身其中的个体都充满拥有感,他们因此包容又吝啬,欣喜又困惑。当经济放缓,那种过于膨胀的信心一戳即破。在精神的裸泳之中,总能感受到阶层固化的失落,面对天花板的不安,来自底层被剥夺的不满。

  在刘兵看来,不管是使用明星、循循善诱的电视表达,还是打通产业链、让文创活起来的市场运作,电视人做文化节目的初心不变,讲述文化故事的用心不变,而这些态度会通过节目传递给观众,观众也能感知得到,内容好,永远是最核心的。

7月16日晚19:30,央视八套播出古装传奇剧《开封府》。《天下长安》被撤档的消息,终被坐实。事实上,这并不是《天下长安》第一次改变档期了。该剧于2017年2月份宣布开机,5个月后杀青。2018年4月20日,《天下长安》在西安举办了全球点映发布会。据报道,官方曾于5月份时宣布定档5月10号,但未能如期播出。如今《天下长安》何时上线亦未可知。

  人心思变,中国电影市场也走到了要深思的十字路口。2019年会是中国电影一个重要的转折年,在此之前人们默认什么烂片都有市场,在此之后,无论是中产情调还是蓝领趣味,人们只会关注谁才是真正的电影之王。

《天下长安》是由欢瑞世纪、星汇天姬联合出品,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欢瑞营销联合宣传,连奕名执导,董哲编剧,张涵予、秦俊杰、李雪健、韩栋、舒畅、姚星彤领衔主演的古装历史剧。该剧改编自董哲的小说《李世民:从玄武门到天下长安》,讲述了隋末唐初,在群雄争斗、门阀混战中崛起的李唐王朝一步步走向贞观盛世的故事。

  大导演也逃不出观众的火眼金睛。他们争相表达自己,以为在引领,其实被看穿只是没再迎合。于是小钢炮冯小刚真成了《老炮儿》,姜文玩起了看不懂的民国三部曲,陈凯歌梦回大唐导演了《妖猫传》,张艺谋最爱印象派,搞起了水墨荆州。这是既得利益阶层对过往辉煌的浪漫回想,也是市场亲眼见证的一部部罗曼蒂克消亡史。

仙侠偶像剧《大泼猴》延期上线

  这一年也有很多令人欣慰的小惊喜。虽然好演员的春天还没到,坏口碑的IP大片在倒下,好口碑的无名之辈们在崛起。与之相对的,一些一开始排片占优、但口碑糟糕的大片纷纷折戟,比如上映几天就撤档的《阿修罗》,以及国庆档的《李茶的姑妈》。

仙侠偶像剧《大泼猴》原定于7月17日在优酷上播出,7月24日在安徽卫视播出,可是播出前夕,却传出被迫撤档,重新审核的消息。

  当越来越多好口碑的无名之辈能够在市场上赢得姓名,即使黄金时代言之尚早,但至少是中国电影暴富后最好的反思。

《大泼猴》是上海世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优酷、唐德影视联合出品的古装剧,由黄俊文等执导,林峯、蒋梦婕领衔主演,吴克群、赤西仁、程砚秋等主演。该剧改编自甲鱼不是龟的同名小说,主要讲述天道变数,猴子提前三百年破石而出,他不甘心既定命运的安排,执意要改变未来,与命运抗争的故事。

于正新剧《皓镧传》因档期调整暂缓上线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官宣后被延播的那些剧,背后是坚守文化初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