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内特效公司依然不赚钱,原创动画

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硬核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成为今年第一部爆款,票房一路高歌猛进,至截稿前,上映34天票房累计46亿,占据国内电影史票房亚军位置。不过,引发观众热议的还是电影中呈现出的逼真特效技术,而这些令人震撼的特效基本都是出自国内团队之手。并且,今年被称为中国科幻元年,还将陆续有《拓星者》《上海堡垒》《明日战记》等多部国产科幻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包括《流浪地球》在内,多部影片的科幻特效都是由国产电影特效公司主导完成,这也从硬件上被视为中国科幻崛起的标志。

动画电影《江海渔童之巨龟奇缘》于今日发布了好拍档角色关系海报。海报分别展现了影片中渔村小伙伴们、马老爷一行人、主角满江与巨龟的三组人物关系。影片在故事取材层面从古代文学《列子汤问》中汲取文化元素,引经据典,力求打造最中国的原创动画,已定于3月16日全国公映。

太阳急速衰老膨胀,地球面临被太阳吞没的灭顶之灾。为拯救地球,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了1.1万座行星发动机,以逃离太阳系寻找新家园,地球和人类就此踏上预计长达2500年的宇宙流浪之旅在此故事背景下,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不仅关于人类未来与星际生存,更是一部关于希望与绝望、生命与死亡、道德和伦理、科技与使命的影片。在完成地球迁移的宏伟计划中,九死一生的冒险、可歌可泣的传奇、对人性的终极拷问,随时都在上演。

  《流浪地球》算是目前国内科幻电影特效的顶尖水平,也有不少观众和影评人从直观感受上认为,《流浪地球》的特效水准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国际平均的特效水准,当记者向国内特效第一线的专业人士询问时,如果把它放在好莱坞科幻片坐标系中去比较,处于什么水准?丁燕来回答跟美国最少差8-10年,徐建认为能到他们15年前的水平。

  欢乐祥和故事多暗潮涌动引猜测

  近年来,随着电影院线不断扩大,受众观影习惯不断养成,影院建设不断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拓展。无论从内容还是技术层面,中国电影都开始呈现出不俗的气势。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现象级作品不断呈现。从开始排片较低到之后一路逆袭,《流浪地球》一枝独秀,上映第二十三天,票房已超44亿元,在受众中掀起了一股关于科幻电影的热潮。在中国电影史上,《流浪地球》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艺术作品;即使在北美市场,《流浪地球》排片率也在节节攀升。《流浪地球》的成功,是中国电影体制机制改革不断推进、电影创作能力不断提升、电影行业快速发展的必然结果。

  到底中国本土的科幻特效水平达到了什么高度?在制作科幻片时,国内电影特效团队遇到了哪些技术难题?相比世界顶尖水平的好莱坞特效,国内电影特效还有哪些差距?国内电影特效公司生存现状如何?带着这些疑问,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参与《流浪地球》特效制作的4家公司:MoreVFX、橙视觉、PIXOMONDO北京、Blaad Studios(兆影视效),以及数字王国北京公司,解析国内特效公司生存、发展以及未来。

  此次发布的好拍档海报延续了此前清新明丽的风格,展现了渔村美丽的海边景色。蓝天碧海,银白沙滩,岸边的草棚下,满江的小伙伴们正在快乐玩耍。乖巧的如月挽着可爱的发髻,将狗尾草编织成的小兔子紧紧握在手中;馋嘴的金豆手拿一袋薄饼站在她的身前,头上的面具和赤裸的脚丫展示出贪玩的一面,热闹活泼的场景传递出欢乐之感。

  中国观众对国产科幻电影的期待已久,《流浪地球》填补了多年来观众的期待。可以说,这部电影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工业化征程。相比同期上映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较为轻松戏谑的戏剧类型,《流浪地球》选择背负更深沉的题材与更宏大的叙事,选择用中国智慧改造世界、拯救世界,选择对人类命运和地球未来进行深刻思考。

  科幻和玄幻:制作上没太大差别,只是设计方向不同

  村中,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漫射温暖祥和的光芒。村头岸边的牌楼下,马老爷和他的手下们似乎正在秘密筹划一场阴谋。手下们拖着伤残的身体站在一旁,马老爷则面露狡诈地对着他们指手画脚。另一面,在大海深处,少年满江正奋力潜入海底,拯救逐渐因伤下沉的巨龟。看似祥和的渔村,由于马老爷一行人的到来变得愈发不安,同时也令人对影片报以更多期待。

  很多观众看完《流浪地球》最直观的感受是:太空何其广袤,人类如此渺小。恰恰是生命的速朽与有限,为人类追求不朽提供了永恒的意义。唯其如此,科技从物质层面、哲学从精神层面为人类预期了更加具有现实可能性的未来。导演郭帆的硬科幻电影,正是建立在看似冷峻、冷酷、冷漠的科学理性基础上,对人类生命和宇宙法则进行的审慎思考。原著作者刘慈欣独特的具有东方式思考的文本,为《流浪地球》提供了宝贵的阐释空间,赋予这部作品与传统好莱坞商业科幻大片截然不同又弥足珍贵的中国科幻的精神气质。

  中国特效公司MoreVFX之前也曾为《西游记女儿国》这样的玄幻电影做过特效,与《流浪地球》这种硬核科幻相比,MoreVFX创始人兼CEO徐建觉得在制作上没有太多不同,虽然在类型上细分为玄幻和科幻类型,但电影中使用更多的是硬表面环境类的技术,所做的内容其实是一样的。只是说《西游记女儿国》中呈现的是古代的房子和山,《流浪地球》中是未来感的建筑,只是设计不同。如果有差别的话,《西游记女儿国》里会有一些法术等虚的东西,《流浪地球》里就很少,但有些地方可能也相同,比如发动机喷出来的火,还有一些烟云也是在大量玄幻片中用到的。之所以《流浪地球》看起来比较真实,是因为主题和类型所致,而并不是技术的特殊性导致。

  展大国文化根基打造最中国动画

  相较于文学作品的理性和疏离,电影《流浪地球》增加了更多现实关注,增加了人性温暖与守望相助。《流浪地球》的小说主要是从宏观层面勾勒出整体的世界观和科幻设定,而电影则把刘慈欣的世界观进行细化和具象化,诸多在小说中一笔带过的细节要素,在电影里具有更直观的展示。电影节奏、视听强度、细节趣味、人物状态方面的准确拿捏,让电影更好看、耐看。电影也将叙事集中在刹车时代后期和逃逸时代开始阶段,也就是木星引力危机。这样的改编使得电影作品在视觉景观上更加集中地呈现地下城、地球发动机、环境灾难、星际空间站和木星景观等神奇景观,从而增强了影片的视觉震撼力和穿透力。父辈牺牲和家园情愫、人类普遍的人性与中国式情感、硬奇观和软感动融合在一起,矛盾更加突出、更加集中,这是中国式科幻与好莱坞同类影片的不同之处。

  橙视觉创始人丁燕来也表示,最早开始制作《流浪地球》时,不会去分类,没想这是一部奇幻还是硬科幻类型的片子,更多的是根据故事去设计它的元素要怎么表现,在制作上没有太大区别。

  近些年,有不少国产动画短片风靡国学圈,一个共同的原因在于这些作品能在内容与形式上做到中国风的统一。同样,电影《江海渔童之巨龟奇缘》这部原创动画作品贯穿了最中国的创作风格,不仅在影片中加入了剪纸元素,影片中角色巨龟的设计灵感也是受到古籍《列子汤问》中龙伯钓鳌这一典故的启发。巨鳌说的就是巨龟。 在以前,人们的地理知识有限,航海是一种冒险的行为。西方大航海文化中的冒险精神被世人称道了几百年。然而,在中国,我们也有充分体现淳朴民风和渔人勇气的江海文化。

  这部电影以情感救赎为核心,对小说的这部分内容进行大幅改编。在电影中,流浪地球的美学意象实际上变成了英雄主义式的拯救地球,虽然最终拯救地球的仍然是科技和理性,但理性背后推动主人公行动的是强烈的情感和意志。与小说面向硬科幻读者群相比,这样的设定更容易得到主流电影观众的认可。《流浪地球》核心特质是将极致的想象力与厚重的现实相结合,对人类发展和未来命运始终饱含着深沉的关切。电影里的家国情怀,不仅局限于一家一国,而是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拓展到更广阔的天地,与全人类甚至整个宇宙严密契合,成就了真正诞生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中国式科幻。

  技术难题:需求量过大,流程尚待优化

  电影《江海渔童之巨龟奇缘》中的这个小渔村其实就是中国江海文化的缩影。影片围绕着在渔村生活的少年满江展开,讲述了奸商马老爷来到渔村施以诡计,企图利用村民为他寻找深海宝藏;在经历了与马老爷一系列斗智斗勇的过程后,满江逐渐成长的故事。

  作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电影,须直面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新时代的中国电影如何自我建构,如何自信挺立于世界?新类型、新导演、新观众、新营销、新需求、新的批评姿态、新的话语体系,这些新无疑成为推动中国电影进步的内在动力。

  《流浪地球》一共有2003个特效镜头,是由主要的几家特效公司分工合作完成的。徐建的MoreVFX公司负责了800多个镜头,他面对的最大难题就是量,它的资产量和渲染量都特别大,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公司内部开发了一些数据流的传导,让数据流更快地在各部门之间传输。丁燕来的橙视觉公司负责了影片700多个特效镜头,他和徐建面临同样的问题,镜头中有很多大场景,里面的细节内容和各个层面数结算量都很大,最开始渲染的时候一帧要花20小时,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渲染量,因为这些镜头基本不是实拍,属于纯CG,相当于纯渲染。后来,丁燕来和团队慢慢对制作流程进行优化,将时间缩短为7小时,这个时间对丁燕来来说算正常一点了,但是也偏重,只是说现在可以接受。

  相比于其他艺术门类,电影更能艺术化地体现国家立场、国家意志、国家情怀。中国电影票房突飞猛进的背后,是中国电影银幕数的飞速增长,更是电影类型不断完善、电影创作者国际化表达和电影产业的国际化视野不断推进与扩大。

  Blaad Studios制作了《流浪地球》中300多个特效镜头,主要是关于空间站内部的大部分镜头,以及空间站宇宙外景,空间站合成和空间站内部结构延伸等。初期空间站资产的数据容量约为10GB,为了解决大容量的空间站数据的问题,他们转换成以USD形式的流程来进行制作。这是皮克斯公司的一个数据流程管理方式,跟原来不一样的数据构造系统。PIXOMONDO北京参与制作了216个镜头,60%以上为A级镜头,其中有超过50个全CG镜头。每一个镜头都包括暴风雪的粒子模拟计算,和冰封城市的崩塌破坏特效。公司专门为这部电影设计了一套工作流程和场景管理系统,便于艺术家在制作如此巨大的CG环境时能更快、更高效地工作。

  2018年12月11日,国家电影局下发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达到8万块以上的目标。今天全国电影银幕块数已突破6万块。也就是说,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要完成2万块银幕的飞跃。这是中国电影发展的国家战略和现实基础,也是中国电影产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由此必须明确,对于那些完成了类型化突破、产业化突破、创作主体突破、叙事题材突破、制作能力和水平突破的优秀影片,我们应该如何给予支持,如何对其形成的环境和机制予以进一步保护。

  【新领域探索】

  数字王国在特效领域的核心技术是VR领域,也就是虚拟人,这个最初由卡梅隆创立的公司,几经辗转,被香港公司收购,谋求转型便开始押注VR领域。2017年,数字王国做了一个《今日君再来:虚拟人邓丽君音乐奇幻SHOW》,让逝去的邓丽君在舞台上复活献唱。据数字王国视效总监、副总裁周逸夫表示,这种虚拟拍摄经常被用在电影特效中,像天空中出现的飞行的人,或者坠楼、坠崖的人,其实都是全CG的角色,通常我们会把演员和他的服装用三维扫描的方式扫描下来,获取他的素材,然后再三维重建这个角色。数字王国北京公司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给《邪不压正》做特效镜头,主要负责老北京城的重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特效公司依然不赚钱,原创动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