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影市更看好印度日本制作,老歌新唱

迪士尼第31部动画长片《阿拉丁》1992年上映,该片从阿拉伯传说《天方夜谭》中汲取灵感,曾取得超过5亿美元的全球总票房。
最新版真人影片《阿拉丁》于5月24日上映,在故事情节上相对忠实于动画片版,影片讲述在充满异域风情的阿拉伯古国,善良的穷小子阿拉丁和勇敢的茉莉公主浪漫邂逅,在可以满足主人三个愿望的幽默诙谐神灯精灵(威尔史密斯饰演)帮助下,两人寻找真爱和自我的魔幻冒险。
在鬼才导演盖里奇的执导下,影片叙事风格轻松欢快,无垠沙海中矗立的恢弘城邦,繁华的街市和异域奇珍都在大银幕上以独特的视觉方式惊艳还原,加上载歌载舞的场景穿插,充满迪士尼特有的欢快观影气氛。

《如果可以这样爱》日前播出了大结局,弹幕上一片感慨 陈年老梗终于结束。说陈年毫不为过,因为该都市剧从杀青到首播,间隔三年有余。同样,正在卫视频道周播的《封神演义》是隔了三年的压仓货。2019年前四个月,以新剧面目开播的《我的亲爹和后爸》《重耳传奇》《夜空中最亮的星》《爱上你治愈我》等剧都至少有着两年剧龄,而下月即将开播的《幸福,我们在路上》更是2015年的产品。

2019年5月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期间,电影大师对话邀请了包括日本导演山田洋次、印度演员阿米尔汗在内的14位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展开对话,探索亚洲电影文明的创新与传承。

导演 告别暴力,迎接歌舞

  事实上,各大卫视都有被压箱底的剧,甚至连新剧不新的现象也是老生常谈。每隔一段时间,观众都会在一线卫视的新剧里看到陈年货。与此同时,每年的业内交易会上,被推介的新剧也有不少是业内人士见了又见的老面孔。

  新京报梳理了2015年-2019年中国和日本、韩国、印度、泰国的电影合拍、引进等数据,近5年中国和亚洲四国电影交流频繁,合作不断深入。2015年,引进内地的日本电影只有2部,2016年多达11部;从2017年《摔跤吧!爸爸》上映后,印度电影呈井喷之势,2018年在内地上映多达9部;中韩两国通过一本两拍探索电影原创;泰国电影《天才枪手》在2017年成为票房黑马。新京报记者采访电影学者和行业人士,他们详细解读了中国与亚洲各国的电影合作特点和未来趋势。

  以多线叙事加暴力美学和快速剪切著称的英国导演盖里奇此次担任《阿拉丁》的导演,从他的成名作《两杆大烟枪》到后期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到2017年的《亚瑟王:斗兽争霸》,都在彰显着他鲜明的个人影像风格。后现代主义黑色幽默电影教父将与主旋律向善童心的迪士尼撞出怎样的火花,已经成为《阿拉丁》的一大看点。

  新剧一出品就变滞销品,既有大环境的问题,如产能过剩、平台广告压力大等;但某些存货也确实暴露出创作上的 旧疾,如注水、俗套、审美滞后。当剧中人说着言情剧里的排比句台词困在毫无逻辑的反转里,今天的观众会尴尬,国产剧要去产能、精品化,路仍迢迢。

  日本:以引进、IP合作为主

  其实早在影片筹备阶段,迪士尼就表示过想制作一部关于阿拉丁的非同寻常的野心之作,这或许也是选择盖里奇作为导演的重要原因。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盖里奇说:我的故事都是关于街头混混的,这也是我擅长了解的。阿拉丁这个角色就是一个经典的接头混混角色,但他是做好事的。

  解剖一些库存剧,本质上是套路剧、注水剧、偶像剧

  中国与日本的电影合作主要以IP的版权合作为主,一种形式是改编其文学作品,比如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先后被改编成同名中国电影,还有韩延导演的《动物世界》改编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另一种形式则是直接引进IP作品,比如这几年国内一直引进的哆啦A梦系列、名侦探柯南系列,以及宫崎骏的动画电影《龙猫》和即将上映的《千与千寻》等。

  《阿拉丁》采用了相对传统的叙事手法,不但没有了导演招牌式的暴力镜头,还融入大量迪士尼式的歌舞场景。但在片中仍可看到盖里奇式的快速剪辑和复杂动作戏份处理,比如开场来表现阿拉丁市井生活的连串跑酷式紧张镜头,摄影指导在演员手腕上固定了GoPro运动相机,保证了精准拍摄出狭窄小巷和屋顶辗转腾跃的视效,似乎令影迷又重温一遍《大侦探福尔摩斯》的街头巷战的紧张。

  大把新剧是如何被压成了库存货?事实上,自从2012年中国电视剧年产量达1.7万余集开始,供大于求的消化不良就已形成。近三年来,在相关部门的调控下,国剧总产量持续下调,无奈雪球滚了多年,积压成了顽疾。

  在电影学专家支菲娜看来,从日本引进或者改编的电影多以IP为主,与日本电影的原创能力存在局限性有很大关系,日本本土电影票房前20名,原创电影是很少的,基本上都是电视动画或电视剧的剧场版。而这些动画电影和电视剧剧场版经过多年积累,很有观众缘,逐渐形成品牌效应,对于中国观众也很有吸引力。所以,这类影片大多引进中国,很难翻拍。

角色 威尔史密斯饶舌炫技

  虽说品质、阵容、题材、长度、广告投放等多种因素都可能阻挡一部新剧与观众见面,但归纳几部库存剧的相似之处,都让人感觉俗套连连、注水严重,被剩下不足为奇。

  中国的80后、90后对于日本动画有很深的感情。日本非常注重以动画片带动日中文化交流,从中日邦交正常化开始,培养了一大批动漫观众,哆啦A梦、柯南等动漫形象深入人心,而这些被日本动画影响的观众也成为今天电影市场的主流消费群体。

  由威尔史密斯饰演的灯神是《阿拉丁》中最大的亮点之一。相对于原版动画片,真人版《阿拉丁》中的灯神更加现代化,他自信、傲慢、幽默,还有着独特的话痨,堪称最饶舌的灯神。在阿拉丁第一次召唤灯神出场时,饶舌歌手出身的威尔史密斯就用一大段极为炫酷的饶舌表演来交代神灯的使用规则等。

  《封神演义》里,苏母为阻止苏妲己进宫,举起发簪以自戕威胁女儿。同样的警告说了三遍,好一阵排山倒海后,情节才推进了一小步。《如果可以这样爱》倒是进展飞速,40来集的篇幅已有三人自杀、两人绝症、一人精神崩溃,不仅多年前韩剧玩剩下的车祸、绝症、治不了一样都不少,旷世奇恋、霸道总裁、闺蜜反目、连环巧合等套路戏码也都齐全,实无新意。

  近几年来,中国改编自日本文学作品的电影开始涌现,特别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被中国电影公司竞相争夺。支菲娜认为,这与前几年的出版热以及政策对出版外国文学作品的宽容有关,才使得东野圭吾在年轻人中间流行起来。

  《阿拉丁》的选角过程很严格,迪士尼要求是18-25岁、能歌善舞的中东演员。来自世界各地超过2000名演员为电影试镜,最终确定的主角阿拉丁饰演者是曾出演过《尼基塔》、《杰克莱恩》的加拿大演员梅纳马苏德,女主角茉莉公主则由出演过《柠檬嘴》和《超凡战队》、母亲有印度血统的娜奥米斯科特担任。

  《重耳传奇》更可谓库存剧的低分代表作。它播出未过半,观众已用两个数据砸出态度:该剧收视率降到了0.3,网络评分以2.7分暂时在2019新剧中垫底。作为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重耳早年流亡于各诸侯国,直到须发生白才成中原霸主。他的跌宕一生,的确有故事可挖,也的确是如今不多见的春秋题材。可男主角重耳一会儿深陷宫斗,一会儿穿越到江湖,自始至终还得承担与女扮男装的女主角相识相知相爱的任务。从网上的差评来看,72集的长度、日漫风格的造型、高饱和度的色调、随意穿梭朝代的道具、宫斗武侠言情一锅端的剧情,都是扣分项,落在了传奇化和偶像化的窠臼里。

  虽然有很多观众追捧日本电影,但是日本电影在中国还是相对小众,电视剧的剧场版在中国翻拍还需要一定的市场机缘和观众缘。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影市更看好印度日本制作,老歌新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