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低配版大女主戏不是古装剧的新出路,IP的维权战

很多热爱古装剧的观众发现,2019年至今,大投资、大制作的古装剧几乎绝迹了,零零散散上线的多是一些中小制作的古装剧,比如第二季度的《听雪楼》《白发》等,并且它们都是女性向的剧集。在古装剧寒冬下,古装剧力图走小而美路线,这会是一条新出路吗?

对于小说创作者来说,自己的成果被抄袭了固然心痛,而更愤怒的无疑是偷的N次方。抄袭者窃取来的文本,摇身一变成了归对方所有的新IP,进一步兑换成影视改编等其他领域的金钱收益。

网剧《白发》正在播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它原来的名字叫《白发王妃》,只是在开播前改了名字。电视剧开播前改名的,还不止于此:杨幂、霍建华主演的《巨匠》开播前宣布改名《筑梦情缘》;去年,陈坤、倪妮主演的《凰权弈天下》更名为《天盛长歌》。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至少有50部热门剧集曾改过剧名,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

多方原因让大女主戏走向小而美的低配版

日前,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定,作者周静(笔名简秦)的小说《锦绣未央》存在116处语句和2处情节与沈文文所著小说《身历六帝宠不衰》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相似,涉及近3万字,构成对沈文文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判令周静立即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的复制、发行及网络传播,赔偿经济损失12万元及合理支出1.65万元,共计13.65万元;当当公司立即停止销售。

曾经为迎合网络小说 改成七字古风体

一直以来,古装剧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电视剧类型,而古装剧中的大女主戏,经过几年来的沉淀和发展,更是具备强大的号召力。

除了《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如懿传》等热播影视剧,都一度在网上深陷抄袭门风波。原著作者亲自下场呐喊,粉丝转发形成舆论谴责攻势。时常发生的情形是,这一头小说作者正在辛辛苦苦奔走维权,那一头有抄袭嫌疑的影视作品照播,狂屠视频网站上百亿播放量。

  剧名对一部电视剧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为了取一个吸引人又便于区别于同题材作品的名字,主创无不费尽思量,而改名曾经有不同的潮流时尚。

从2011年的《后宫甄嬛传》至今,每一年的爆款剧,大女主戏总能占据一席之地,像《武媚娘传奇》《芈月传》《那年花开月正圆》《延禧攻略》《如懿传》等等,都曾轰动一时。

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孔夏雨长期关注知识产权官司,他向本报记者抛出一个口语化表达:在IP改编时代,抄袭来的小说,就好像是基因含毒。不正当的有害基因IP,一旦开启一场漫长而顽固的生命之旅,生长易,遏制难。

  由小说《扶摇皇后》改编的古装剧换名为《扶摇》,避开了同期大量出现的《皇后》,也突出了该剧的女主角扶摇是核心人物;孙俪主演的《那年花开月正圆》原名《大义秦商》;迪丽热巴、张彬彬主演的古装剧《秦时丽人明月心》原名《丽姬传》;郑爽、刘恺威主演的清宫剧《寂寞空庭春欲晚》原名《长相依》。

相较之下,2018年以来,古装剧和大女主戏都相对沉寂,这是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下的结果。一来是政策对古装剧的审核严格,尤其是随着网络剧与电视剧的审查标准愈发一致,原本几部预定2019年第一季度上线的大剧都暂时没有了踪影。

现在法院判定《锦绣未央》抄袭事实,令原告方和关注者欣慰,胜利来之不易《锦绣未央》系列案件背后,是12位作家、62位编剧、16位律师,以及数十名志愿者的努力奔波。该案2017年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持续两年多的时间。此次宣判的案件为《锦绣未央》侵权案首案,另还有11案等待法院后续宣判。

  这类更改,是迎合当时由网络小说引发的七字古风体,与剧情并无太大关联。虽然有时候感觉剧名拗口,但事实证明 ,这些更改最终是为剧集吸引眼球加分的。

另一方面是去年业内开始对天价片酬进行自发整顿,像优爱腾就联合几家制作公司发声明称,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大制作的古装剧少了,出演古装剧的一线演员也少了。

想告赢小说抄袭官司,时间之久,成本之高,可见一斑。

如今古装剧趋于平和 现代剧更加直白

这时,许多古装剧就开始走小而美路线直白点说,就是低配。一堆低配版大女主戏开始涌现,比如《芸汐传》《双世宠妃》《绝世千金》《媚者无疆》《白发》等。

有害基因IP的源头,是猖獗的网文抄袭现象。

  不过,随着古装剧政策收紧,如今古装剧的名字改动更加频繁:这一次趋向呈现去掉带有宫斗、权谋的字眼。《凰权弈天下》临近播出宣布改为《天盛长歌》,该剧最终收视不佳,外界普遍认为临阵改名是其中一个负面影响,因为最终剧名不仅缺乏辨识度,且原名的气质和霸气丧失殆尽。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低配版大女主戏不是古装剧的新出路,IP的维权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