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玩具总动员4,跳出了励志的坑

  6月21日,吉卜力2001年出品、宫崎骏执导的《千与千寻》与迪士尼皮克斯经典IP续集《玩具总动员4》两部动画片同一天在国内上映。但没有料到,这次与北美同步上映的最新动画续作成绩却被18年前的日式动画旧作吊打。
  截至发稿前,《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市场票房成绩为9840万元,而《千与千寻》已达2.10亿元。同时,《千与千寻》的排片占比达30.8%,而《玩具总动员4》只有16.3%,前者4.1%的上座率也高于后者的3.1%,这一数据也可以看出市场对于《千与千寻》的偏爱。而在北美市场,口碑一直居高不下的《玩具总动员4》票房已经突破1.1亿美元,但在内地影市首周末票房仅是北美同期的1/9。如今,两部动画大片同时上映,为何成绩相差如此悬殊?新京报专访专家院线,共同探索市场背后秘密。

6月23日晚,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下大幕,金爵奖各项奖项依次揭晓。十天里,上海国际电影节共展映影片511部,放映场次1745场,观众达460184人次。

  体育题材的电影不好拍是因为无论怎么拍都很难跳出励志这个大坑。励志一次两次行,次数多了容易让人审美疲劳,搞不好反倒滋生出消磨热情和消费斗志的副作用。传记片也不好拍,因为历史事实在那儿摆着,留给编导的空间太小,如何平衡电影的戏剧性和史实的客观性,是一个很不好处理的难题。所以,挑战一部体育题材的传记电影,似乎无异于自己挖坑埋自己,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拍摄于两年前的俄罗斯电影《绝杀慕尼黑》正是这样一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作品。影片最初的拍摄动机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最终的呈现看,确实做到了出新、出彩,堪称这类电影的佼佼者。

  败在起跑线

每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既是对过去一年来行业发展的总结交流,也是对未来行业走向的预测和展望。不论是各类论坛上业内专家的发言,还是各家公司发布的全新片单,都可窥见中国电影市场接下来的趋势。青年君掐指一算,今年下半年,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主旋律影片以及展现对未来美好想象的科幻片,或将成为热门的类型。

  影片基于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男篮决赛的真实历史场景改编。说到那届奥运会,真是命运多舛。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劫杀的慕尼黑惨案不仅是奥运史,也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最为悲伤的记忆。而那一年发生在前苏联队和美国队之间的男篮决赛,也因为其充满戏剧性的进程和结果成为一场永载史册的经典战役。整场比赛苏联队几乎一直保持领先,而最后的关键时刻,美国队靠罚球实现反超。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3秒钟,而这3秒钟的比赛竟然被反复上演。毫无疑问,这对场上的球员来说是一次彻头彻尾的精神折磨。想象一下,这相当于场上10个至尊宝一起玩儿了三遍月光宝盒,你说崩不崩溃?然而,竞技体育毕竟是结果至上的,最终苏联队依靠一次长传绝杀,一分险胜,夺得冠军。一脸痛苦的美国队员不仅当时拒绝接受比赛结果,而且直到将近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美国队仍然没有领取那本该属于他们的亚军奖牌。

  事实上,《玩具总动员》系列在中国内地的票房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2010年在国内上映的《玩具总动员3》的票房成绩1.17亿,都未能进入上映当年的票房前25名。

主旋律题材电影受关注

  影片利用最后40多分钟的篇幅高度还原了那场经典比赛的场景,这让人想起今年另一部结尾高仿的传记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一次体育,一次音乐,同样的激情震撼,同样的热血沸腾。

  反观《千与千寻》,不但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的非英语动画影片,同时还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并创下了日本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可以说,无论口碑还是质量上,《千与千寻》先天上就胜出《玩具总动员》系列一筹。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一批主旋律题材商业大片在本届上海电影节受到关注。

  但一部体育题材电影如果仅仅做到了结尾的热血,是不具备说服力的。以弱胜强、草根逆袭这些千人一面的桥段仍然属于励志话语的范畴,前面铺垫得再好,充其量不过是一次意志的胜利。而本片在高度尊重史实的基础上,难能可贵的没有去妖魔化自己的对手美国队,而是利用有限的篇幅着重刻画了当年那支苏联队从教练到每个队员的情感纠结和价值选择,尽量赋予他们个性和尊严。所以说,本片的成功不仅仅是一次关于体育精神和意志的胜利,更是一次主创团队冲破价值观窠臼的观念的胜利。

  文化认同感很加分

已经在主旋律商业大片率先试水成功的博纳影业,宣布今年将重磅打造中国骄傲三部曲,推出《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三部大片。

  影片故事发生时正值冷战时期,美苏意识形态争端几乎主导了一切社会活动的开展。然而,身处大历史背景下的普通人又在做着怎样的价值判断和选择呢?他们真的会像被描述的那样高度一致吗?当然不是。学者许倬云说,除了最大的全人类和最小的个体生命是真实的,其余都是虚无的。个体之所以鲜活,源于他们独特的思想和情感。就像片中那些球员,即便身处百般禁锢的高压体制,他们仍然会在去欧洲比赛时偷偷给家人带礼物,也会在日常训练和参加妹妹婚礼中选择后者,甚至会在抵达西德后悄悄策划一场逃亡。即便是从始至终不苟言笑,吊着一张扑克脸的教练加兰,也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自己患病急需手术的儿子。

  《玩具总动员》第一部上映于1995年,距今已经24年,对不少中国年轻影迷来说,IP效应大打折扣,几乎谈不上怀旧情怀。票房分析师罗天文告诉新京报记者,《玩具总动员》对于内地出生于2010年后的低龄观众来说,IP知名度远不如《驯龙高手》、《神偷奶爸》、《功夫熊猫》等动画片,因此也导致《玩具总动员4》在内地整体收割的群众基础有限。而《千与千寻》能够触达的观众则要大得多,大家多年宣称的还一张电影票给宫崎骏也直戳情怀点。

《烈火英雄》改编自鲍尔吉原野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展现消防员真实救火工作,该片由陈国辉导演,黄晓明、杜江、谭卓领衔主演,杨紫、欧豪特别出演,将于今年8月1日建军节上映。该片是首部大规模聚焦中国消防官兵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值得关注。

  球员也是普通人,他们时而懦弱时而狡猾,他们从来没想过赢下美国队,甚至在打街球时还输给了几个黑人孩子。然而,正是这些普通人的情感和弱点,让他们的拼搏具备了生命的质感。他们全力以赴的最后一战不再只是为了严肃的集体荣誉,他们张开双臂拥抱的是作为运动员的竞技尊严。除此之外,影片还毫不避讳的提到了格鲁吉亚和立陶宛籍球员的国家立场问题,而最终他们无处安放的民族情感也都在博大而包容的体育精神里找到了归宿。

  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实上两部影片的表现背后也可以看出影片内部蕴含的文化认同,这几天影院来了很多宫崎骏的粉丝,尽管大家可能都看了很多遍这部作品,但都认为银幕的体验还是不同。他说,日本漫画与中国观众的距离天然要比好莱坞动画来得更近,而影片中的龙、神明、魔咒等东方元素对于亚洲国家来说,也可谓是有相通的文化认同:也有影迷会把这次观影看成一次对于人生经历的回顾与认识,这也就是《千与千寻》为何可以老少通吃的原因。从动画产业上来看,皮克斯被内地观众所关注的时间并没有日本动漫时间来得长。当日漫几乎占据每个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时,皮克斯才在2003年以一部《海底总动员》打入内地。

《决胜时刻》则定档9月12日中秋档,这是博纳影业继《建军大业》后推出的又一部史诗情怀大片,由黄建新监制,宁海强导演,何冀平编剧,演员阵容既有老戏骨唐国强、刘劲、张涵予、濮存昕,也有年轻演员黄景瑜、王丽坤。

  体育的归体育,其它的归其它,这是电影《绝杀慕尼黑》反复传递的价值取向。其实,作为一部电影,本片可能远没有达到成为经典水准,但其冷静、客观、温柔,甚至略带自嘲的笔触非但没有消解影片的力量,反而让我们看到了俄罗斯电影一步步走向开放包容的胸怀和态势。第一次,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美国队不再是妖魔鬼怪,而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其实无论在竞技场内外,尊重规则,正视对手,才是参赛者应有的积极心态,否则只能折射出自身的不自信。

  电影市场专家蒋勇提到,国人对IP情感是不同的,1995年首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牛仔胡迪、巴斯光年等角色,开创了北美动画电影的3D时代,皮克斯被誉为全球最好的动画公司;但同时国内20世纪80-90年代正是日本动画风靡时期,从《铁臂阿童木》到《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等,日本动画在大部分80后、90后记忆里烙下痕迹,由此看来,当时皮克斯的光环,并没有真正照进国内。

《中国机长》则是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应对特情真实事件改编,生死关头,英雄机组的正确应对,确保了机上全体人员的生命安全,创造了世界民航史上的奇迹。该片由刘伟强导演,张涵予饰演英雄机长。

  两片数据

此外,吴京、章子怡主演的《攀登者》聚焦的是中国登山队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不可能的任务。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任仲伦介绍:《攀登者》是目前已经拍摄完成的作品。这部作品讲述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登山队两次登上珠峰的经历,反映了中国人勇于攀登的民族精神。

  《玩具总动员4》

李少红新片《解放了》把背景放在平津战役,透过对战争中小人物生存状态和细腻情感的塑造,将观众置身于真实的历史场景中。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玩具总动员4,跳出了励志的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