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疯狂刷量,中国学派

  第15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于昨日开幕。首日参展人数达4.8万人次,超过去年的4.6万人次。

近期,随着一批刷量APP被查,许多明星的社交网络互动数据断崖式下跌。原来花团锦簇,动辄就是1亿转发百万评论,如今缩水八九成,显得甚是冷清。强烈对比,生动诠释了何为潮退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也进一步暴露了流量明星背后的市场之乱。

20世纪40年代,万氏兄弟创作了中国第一部长篇动画《铁扇公主》,发行至东南亚及日本,拉开中国动画行业崭新一幕,以此为起点,有了浓墨重彩的中国学派。进入21世纪后,动漫产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新模式、新思路。《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全职高手》等新国漫IP不仅在国内成绩亮眼,还纷纷走出国门,向海外进行文化输出。

  一年一度的CCG EXPO是观察国漫发展的重要窗口,今年又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一处展现经典国产动画成就的特别展区,成为今年CCG EXPO的点睛之笔。

今天的舆论场上,流量明星是个热词,但颇带着几分贬义。它往往意味着,某演艺人士才不配位,有超高曝光却无像样作品。对此,社会早有诸多不满,甚至出现演员名单见某某即闭着眼睛打一星等抵制之举。此番有关部门戳破刷量软件的画皮,严厉打击数据造假,正是对公众关切的及时回应。明星数据卸妆后竟然如此骨感,也证明了一个铁律:吹出来的泡泡固然很美,但终究会破,而且吹得越夸张,破灭之后的场面就越难看。

  今天,上海世博展览馆将迎来第十五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 2019)。6万平方米的展区中,哔哩哔哩、腾讯视频、阅文集团、小明太极国漫等国内知名企业搭台展示,带来《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元尊》等超人气国漫IP。一年一度属于动漫迷的盛会如约而至。

  这条成年人30步便能走完的展区,是中国动漫发展的有趣缩影。展区最前端的展示屏上滚动放映着还未上映的国产动画大电影《江南》的宣传资料,这是我国第一部将军工机械搬上大银幕的动画;末端则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场的展位,孙悟空、阿凡提、葫芦娃、黑猫警长等经典国漫形象组团而来分外引人瞩目。

但问题恰恰在于,即便谁都知道数据很水,却依然难舍难弃。星援APP查禁了,魔饭生星小班又横空出世;机器不好使了,粉丝们便手动轮博总有一些人绞尽脑汁,似乎爱豆没有千万级的互动,就不符合咖位。更有人担心,其他明星的粉丝都在砸钱砸物,自己不应援,偶像岂不是就要被比下去。这样的心理,看似偏执狂热,却并非无缘无故。如今的演艺圈,的确存在一种畸形的评价体系,将流量多寡等同于名气大小、身价高低。只要有流量即便无作品依然是大红人,反之作品再好都可能沦为小透明。在此之上,一条产业链日趋成熟,明码标价买热搜、造话题,毫无顾忌买粉丝、雇水军愈演愈烈,大有陷入恶性循环之势。

  站在70年的节点上回望国产动漫的过去,立足IP时代的国漫崛起,行业正在共同探索,未来国漫还将带来哪些可能性?

  这一老一新间的相望,是中国动画生生不息创新发展的鲜活注脚,也激发业内人士另一些思索在岁月另一端熠熠生辉的国漫老经典,如何走出怀旧情结,以历久弥新的姿态活跃于当下与未来?层出不穷跃上舞台中央的动漫后辈们,又能从这些让观众惦记的经典中继承、学习什么?

以此观之,遏制疯狂刷量,根本上得整顿文娱市场基本秩序。如果评价一个明星的价值、衡量一部剧作的质量,依然是唯流量唯数字,那么势必出现剧内都是面瘫,剧外都是戏精。只要不摆脱按量起价的市场依赖,不斩断巨大流量和真金白银的现实勾连,急功近利的逐量冲动就很难停下来。而反过来,越早走出流量崇拜,回归以德艺为标准的评判体系,整个圈子才能越早走出刷量泥潭。这也符合文化市场的生产规律。无论演员还是歌手,走红终归要有真本事。试看那些曾经的话题女王流量小生,未能苦练内功顺利转型的,如今有几个风光依旧?

  过去:动画有中国学派

  70年间的发展与传承,正是本届CCG EXPO主论坛现场被业内人士频繁提及的话题。在他们看来,增加前期布局意识,打通产业链各环节,是经典得以延续的关键;而中国动画学派坚守个性表达,不断创新的精神,值得继承与发扬。

要让整个市场价值取向回归健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剑指畸高片酬也好,狠抓虚假流量也罢,专项打击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正如刷量APP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整治起来仍难免陷入打地鼠的窘境。因此,必须从顶层设计的角度综合考量,既让刷量的人无法刷量,更要让刷出来的量兑现不了真金白银。待到那时,新生代演艺明星才能真正静下心来把戏演好把歌唱好。

  中国学派动画善于将古老的皮影戏、剪纸、折纸、年画、窗花、水墨画、陶瓷等极具民族风格的材料与动画相结合,使中国动画电影别具一格。

  如何让动漫形象价值最大化

  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中厅展区的醒目位置,一场特殊的回顾展带领动漫迷坐上时光机,与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这片土地上诞生的动漫作品相遇。《大闹天宫》《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这些承载着无数人童年回忆的经典动画作品,被浓缩在一条时光长廊中。它们代表着动画领域的中国学派。

  提前布局衍生品,中国动漫需要补上产业缺失环节

  上海是中国动漫发展的重镇。20世纪中期,国产动画曾在世界范围内崭露头角,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为代表的中国学派功不可没。在资讯匮乏和技术落后的年代,一代代动画人孜孜以求,利用独特民族元素树立了国产动画的艺术风格。

  中国电影的衍生业务低于国际水平三分之一左右,一位影视工作者透露的数据听着有点悬殊,却并不让业内人士意外。如何围绕一个经典形象,铺设出贯穿小说、动漫、游戏、影视、衍生品各个领域的良性可持续生态,是全面释放形象价值,拉长形象生命周期的有效方式,也是近年中国动漫领域的重要议题。

  中国学派的首要特点是角色造型成功借鉴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简约而含蓄,传神而生动,凡是和民间文化有关的元素都能被信手拈来借用。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贡建英说。中国学派动画善于将中国古老的皮影戏、剪纸、折纸、年画、窗花、水墨画、陶瓷等极具民族风格的材料与动画相结合,使中国的动画电影别具一格。1958年问世的《猪八戒吃西瓜》将皮影戏与剪纸艺术运用到动画中;1960年诞生的《聪明的鸭子》是一部折纸动画片,折纸艺术的利用令角色更具立体感;《骄傲的将军》则利用京剧脸谱、服饰及道具,增加了角色造型的戏剧效果。不仅如此,中国学派动画情节中还蕴含中国式哲思。动画片《三个和尚》根据谚语创作,以生动活泼的画面和简单的形象,揭示出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这个中国民间流传已久的哲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疯狂刷量,中国学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