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何没有刘德华,戛纳电影节最强的幕后推手是

2019年的艾美奖提名刚刚公布,《权力的游戏》终季以32项提名刷新艾美奖单届提名次数最多的历史纪录,黑马神剧《切尔诺贝利》也以19项提名领跑限定剧奖项。可爆款《大小谎言》《使女的故事》这种曾经的获奖者的续集在今年却并未被提名进主要奖项。热剧不参选,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对于作者艺术电影来说,能去什么级别的电影节,能去多少电影节,取决于电影质量,也更取决于国际销售公司的手段和能力,直接决定了影片最终能走进多少国家的影院,能被全球多少人看到。制定与影片相匹配的电影节策略,精准定位影片的国际市场,提前与各国发行商通气,亲自将影片送到选片团队手中,等等,都是一家电影国际销售公司的工作职责和任务。

近日,电影《追龙Ⅱ》在北京举办首映发布会。当天,导演王晶、关智耀携主演梁家辉、林家栋、邱意浓、叶项明悉数亮相。

  最直接的原因是发行日期不符合规定。一些口碑与评分双赢的热剧,诸如《怪奇物语》《大小谎言》以及《使女的故事》,由于最新一季的播出日期不在参评规定范围内,导致并没有资格参加今年的艾美奖评选。

国际销售公司的角色和任务,简单来说就是电影制片方和各国发行商之间的销售代理,他们从制片方手中购取国际销售权,然后在各大重要的电影市场上把影片卖给各个国家的发行商。

  电影中,古天乐饰演卧底警察,为打入犯罪团伙一度险些送命。王晶表示:古天乐这次接受的是最难卧底任务,一定会充满考验,别人卧底都很帅,但是他却着实被虐得不轻。

  2019年艾美奖的首要入围条件便是剧集需要在2018年6月1日到2019年5月31日之间播出他们的第一集。如此,6月9日首播的《大小谎言》第二季将在2020年之前不再出现在任何艾美奖的评选之中。然而,由于电视学会悬挂剧集规则(hanging episodes rule,指一部剧集的开播时间在参选截止日期之后,下一次评选时间开始之前,属于两不沾。但如果此剧集正在播出的后续集数又能属于下一个评奖期内,同一个平台的同一部剧就可以参加评选),所以去年的艾美奖提名期截止后,Hulu家的《使女的故事》第二季还在继续播出,就可以以后期播出的剧集参与导演、编剧、表演和技术领域的评选。

而报送电影节则是他们达到销售目的的方式之一。

  导演关智耀则对古天乐的演技赞不绝口,他说:古天乐的几场落泪戏呈现得非常好,戏中几次落泪都给到不一样的感情,让人即惊喜又感动。

  如果说,一向以流量和数据为主导决定剧集生死的奈飞(Netflix)将《怪奇物语》推到7月4日,是因为制作层面的延迟而不得不错过,那么HBO家的《大小谎言》排期则有些意味深长。

因此

  上一部《追龙》里,刘德华的演技给不少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问到为何第二部没有刘德华,王晶回应称:其实影片中是有刘德华的,只要大家仔细观看影片,会发现开头就会有刘德华出现,这属于彩蛋,一定会让大家惊喜。梁家辉也卖起关子:大家看电影的时候注意过山车这场戏我身后第二排的人。

  《怪奇物语》是奈飞自制剧中的爆款之一,不仅数据和口碑双双漂亮,更是捧红了剧中一班小演员。在这样力推主打的重视下,是保质不求量的谨小慎微,以及完成度大于速度的精益求精。这可能不只是因为故事,即剧本进度,也有可能因为摄制档期,或者一些不可抗力没有如期杀青;另外,后期制作上的延迟也是导致上映时间赶不上的一个可能原因。《亚特兰大》《西部世界》以及《王冠》这些热门奖项的竞争者或许因为上述这些原因,新一季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播出。

拥有强大的遍布全球的导演和制片公司人脉网;具有根据剧本、素材、初剪版来预估影片电影节潜力和市场潜力的判断力和鉴赏力;跟各大电影节选片团队甚至选片总监搞好关系;熟悉全球各个国家的重要发行商;在各国都有稳定的合作发行商;**

  对于此次电影云集影帝,梁家辉表示,大家在一起就像一家人,影帝只是大家赋予我们的虚称。林家栋也幽默回应:应该说我们有默契,因为我们不敢打他(梁家辉)。

  但说回《大小谎言》,当年它的第一季是艾美奖的主宰,2017年获得16项提名和8项得奖的辉煌还历历在目。所以,一向十分在意各大奖项胜利率,觊觎奈飞等对手的HBO或许会因担心《大小谎言》再难突破前史,从而刻意将其往后推迟到评选季度终止的下一周再上映;还有一种外媒说法是,此举是HBO主观控制,意在钳制《大小谎言》等有一定PK能力的剧,制衡他们不要和《权力的游戏》抢名额。因为诸如艾美奖这种奖项在评选的时候会看制作平台和播出平台,虽然这不是一条明文规定,但几十年的评选结果和媒体报道可以推断出,每年各大奖项不仅是剧集本身的胜负比赛,更是各大平台之间以项目得奖数量多少的年度竞争。

这些都是顶尖国际销售公司应当具备的能力。

  发布会当天,由梁家辉领衔的悍匪团伙亮相,梁家辉透露自己饰演的龙志强是团队中的带头大哥;林家栋透露自己饰演的博士是脑力担当,承担起了军师的工作;邱意浓饰演的兔兔在团队中作为性感担当;而叶项明饰演的龙志飞,是团队中的熊孩子。

  这种情况下,一些比奈飞和HBO小一些的流媒体平台则就失去了年度平台的决选,在这些平台播出上映的剧集错过艾美奖的评选更多的可能是档期本身的问题。一个平台每个季度的档期都是有固定名额限制的,名额满了只能顺延往后。另外,一个季度中剧集的体量、类型、题材都有一个均衡比,即同期尽量不会上线两部极为相似的剧集。在两部恐怖惊悚或一部悬疑一部科幻的选择面前,多数平台会毅然选择后者的排期方法。这样的安排首先规避了观众下意识的对比,也降低了视觉疲劳。不管在哪个层面都是一种无声却有用的调和。于是,去年的《美女摔角联盟》第二季、《女子监狱》第六季和《姿态》第一季这样的节目会错过去年的截止日期,但旧季度作品会顺延到今年,从而有资格获得今年的奖项。

所以如果我们把戛纳电影节看作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入选电影都是真的因为质量好,没有任何其它因素,那我们就太naive了。

  发布会最后,梁家辉更收到片方送的整颗新鲜榴莲,他当即邀请林家栋一起分享,却遭到了林家栋现场嫌弃,不可以抢好兄弟的吃的,引发全场大笑。

  具体到哪一部作品因什么原因错过今年艾美奖,或许只有平台方和剧集创作者会知道缘由。但是,为了质量控制而不惜延迟错过评选,是很多平台一直力求的。对他们而言,希望新一季可以保持与前几季相同甚至更好的水准,而只有在播出时保证优秀,才有资格真的夺取艾美奖。毕竟,在他们看来,入围无关紧要,但是入围了就要拿奖才是真相。

举个例子,去年唯一一部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审判日》,和今年唯一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互动后,梁家辉动情表示:我非常感激两位导演,能够赋予我这样一个角色。他还现场喊话王晶导演:我还没有退役,我只是休息一下,如果你们对我还有想法,我还在。

  秋小墨(剧评人)

刚好都来自同一家销售公司,而这家销售公司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总共有九部片,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代理影片最多的销售公司。

  据悉,电影《追龙Ⅱ》将于6月6日上映。(完)

是巧合吗?是运气好吗?

所以我和往年一样,把官方单元包括主竞赛、一种关注、非竞赛展映、特别展映,以及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近100部电影长片的背景资料都拉了一遍。

总共近40家销售公司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近100部电影长片的国际销售权。**

一起来看看其中最厉害的幕后推手是哪几家。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主竞赛单元之外,其它单元都有少部分影片是在入选后才被销售公司通过谈判和竞标购取了全球销售权。

No.1

排名第一的是法国公司WildBunch,人称戛纳毒瘤。

这就是上面提到,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九部电影的国际销售权。

包括五部主竞赛单元的影片达内兄弟的《年轻的阿迈德》、肯洛奇的《对不起,我错过了你》、苏雷曼的《必是天堂》、德斯普里钦的《鲁贝之灯》、以及法国导演拉德利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一部一种关注单元的俄罗斯电影《瘦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没有刘德华,戛纳电影节最强的幕后推手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